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“道義”優先,還是“利益”優先

  3月13日,美國國會參議院以54票贊成、46票反對,通過一項阻止美軍卷入也門軍事沖突的決議。此前,美國國會眾議院也通過一項決議,決定美國將不再為沙特聯軍介入也門戰爭提供支持。對此,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出否決威脅。圍繞是否繼續支持沙特介入也門戰爭,美國陷入“府院之爭”。

 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此次均表示反對美對也門戰事的介入,與也門當前愈演愈烈的人道主義危機不無關系。持續4年的也門戰爭,已經導致大量平民的死亡,約1000萬人面臨嚴重食品短缺,處於飢荒邊緣。而這一切都離不開美國的“助推”——自2015年以來,美國一直支持沙特介入也門政府軍與胡塞武裝的戰爭,為其提供情報共享和武器等。正如美國獨立參議員伯尼·桑德斯稱:“以沙特為首的聯軍所使用的炸彈是我們提供的。他們投擲炸彈前,是我們為他們的飛機空中加油。我們還一直提供情報協助。我們的武器有太多次被用來殺害平民了。”與特朗普同屬共和黨的保守派議員邁克·李也認為,也門戰爭“違背憲法,違背正義,最終違背了道德”。

  其實,自從去年沙特異見記者卡舒吉被殺一案爆發以來,特朗普政府對沙特的支持就一直飽受各方質疑。尤其是,特朗普政府對“卡舒吉案”的“高舉輕放”引發美國國會普遍不滿。此次國會投票的結果,可以說是對美縱容沙特反對聲浪的一次集中大爆發。

  然而,美國人宣稱的“道義”恐怕難以戰勝現實的“利益”。奉行“美國優先”、利益至上的特朗普政府上台后,一直對老盟友沙特青眼有加,並為其提供各種幫助。如利用美國在中東地區強大的軍事信息網絡為其提供情報支援,以及源源不斷的武器供應等。美國支持沙特介入也門戰事,除了在道義上顯得不那麼光鮮以外,在利益上卻賺得盆滿缽溢。

  一方面,沙特是美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,是其遏制伊朗的戰略支點。在美國看來,美國為沙特介入也門戰爭提供支持,可打擊胡塞武裝背后的伊朗勢力。近年來,美伊關系因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不斷惡化,美伊對抗日漸加劇。但在戰略收縮的大背景下,美國大規模出兵也門並非可選項。如此,面對沙特“主觀為自己,客觀為美國”興兵10余萬在也門沖鋒陷陣,美國不可能不給予支持。反觀之,如果沙特大敗而歸,伊朗控制也門,美國的中東政策也就失敗了一半。正如分管海灣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蒂莫西·倫德金所說,“盡管承受國會巨大壓力,我們相信有必要支持聯軍。如果我們中斷支持,將傳遞錯誤信號”“今后在也門,受伊朗支持,對沙特、阿聯酋等構成威脅的勢力將沒有容身之所”。

  另一方面,沙特作為美國重要的軍火市場,是美國在中東的“金主”。特朗普上任后首次出訪就選擇了沙特,並簽下了高達1100億美元的軍售大單。軍售是特殊的政治,既彰顯了美沙特殊關系,也促進了美國經濟增長。為此,特朗普在面對媒體時毫不諱言沙特是美國的“好朋友”,也是美國產品的“大買家”,總能為美國帶來巨額訂單並創造大量工作崗位。為此,特朗普政府在“卡舒吉案”爆發后,遲遲不對沙特施加實質制裁。如今,美國2020年總統選舉大戰已經拉開帷幕,特朗普更是會努力獲取美國軍工復合體這一票倉的支持。

  因此,無論是也門戰爭中被無辜炸死的平民,還是駭人聽聞的“卡舒吉案”,都無法從根本上撼動美沙的特殊關系。對美國來說,利益終究優先於道義——美軍對沙特聯軍的空中加油可以停,但武器輸送不會停﹔1100億美元的軍售可以暫時凍結,但不會取消﹔參眾兩院通過反對美國支持沙特的決議案是可能的,但要推翻特朗普的否決卻是難上加難。(李瑞景)

(責編:王吉全、胡洪林)

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手機人民網人民視頻客戶端下載

 

推薦閱讀

圖解:2018年山東12市黨政“一把手”調整  2018年,山東省12市19位黨政“一把手”進行了調整。從籍貫看,19位“新面孔”均是土生土長的山東人。這12市除濟南、東營、濰坊、威海、濟寧、日照、棗庄7個市的市委書記、市長(代市長)雙雙換人之外,其余5市的黨政“一把手”均有調整。九位前任市委書記七人升任省部級領導,一人另有任用。…【詳細】

山東頻道原創稿件